广州马拉松

一篇流水账——我的广马之旅
客客
发布

   跑完人生第十一场马拉松,打开文档,想要写一下感受,忽然想起,到这个月的十七号正好是我开始运动三周年——其实,我有点不确定是三周年还是两周年,又打开手机看了一下咕咚的记录,才确认是三周年,已经三年了,看到咕咚上三年前的一条条运动记录,看到那条2.85公里用时58分23秒的记录,三年前的那些苦痛那些煎熬那些步履维艰,已经恍若隔世。久到我已经没办法与那个时候的自己沟通,迄今的人生里,我后悔好多事情,然而不曾后悔那天夜里的迈出家门。谁知道什么时候的一个小决定,就会影响自己的一生呢。三年前那个晚上,我穿上鞋出门,只是想转移一下注意力,消遣一下病痛,完全没有想过以后会跑步,会参加马拉松比赛。


三年前刚开始的运动记录,还记得我虾皮哥跟我说,你怎么也得把一公里弄进11分钟啊,当时我想,每公里11分钟,太快了啊。

 

   回忆往事,难免心潮汹涌,搞得我一篇广马的赛记又要跑题。刚开始关注马拉松的时候,在电视上看北马的转播,看到唱歌的沙宝亮和孙楠在北马赛道上龇牙咧嘴,电视里,孙楠说,这辈子能跑十场马拉松就满足了。沙发里的我在电视前心里想,十场?我操,我这辈子能跑一场马拉松吗?上个月的青岛马拉松。跑到三十公里多的时候,想起孙楠这个说话,在心里摇头苦笑了一下,这已经是十场了,以后还要跑吗?在青岛勉勉强强跑了一个五小时三分钟,想着回来一个月好好练练,到广州跑的快一点。哪知道青岛回来之后,旧疾隐隐发作,持续低烧了半个月。刚刚压下去,又偶感风寒开始感冒。整个十一月,不算青岛马拉松的42k,我的跑量只有区区三十公里。出发去广州的前夜,喉咙发炎鼻塞头疼,忍不住发了一条朋友圈,与广马告别,想着去广州转转,玩几天算了,可能我的马拉松生涯也就停在十场了——当然,我的朋友们都不相信这个说法,就好像从前,他们都不相信我可以跑马拉松一样,现在他们都不相信,我会真的就此挂靴把参赛记录停驻在十场。

 

  出于对粤语文化的挚爱,以及路程遥远,所以这次广马之行,破天荒的订了五天四夜那么久的行程。刚下飞机,就感受到广州的炽热,不是预见之中的温暖天气,而是因为收到好朋友云起发来的消息,她已经开车在机场门口等待——上个月的青岛马,遭到了老同学们的热情款待,这一次的广州马,又感受到了新朋友的高规格接待,还真是“到哪里都是主场”的感觉。有分教:雷锋回老家,好事做了一火车,赵大鹏到处跑马拉松,人情欠了满中国——出了机场大门,视线里郁郁葱葱的参天大树,潮湿温暖的空气,阴郁的天空都没让我感到低落。上了云起的车,还没来得及寒暄,我先惊呼了一句,吓?你车里开空调吹冷气的啊?——原谅我这么没见识,我已经告别空调冷气好几个月了,我们的车里都开暖风的啊。哎,我国还真是幅员辽阔地大物博的说。我用三个小时,穿越了两个季节。广州,我来了。

 

 

   在广州的第一顿饭,是云起请吃的潮州菜,哎,我不想写马拉松了,我想详细记录在广州这五天四夜里吃过的东西。要知道,我是一个素以吃饱就行无感口味而著称的无聊之人,连我都觉得好吃的东西……咱还是不说吃的吧,一句食在广州已经说明了一切。行文至此,我先鸣谢一下我的朋友云起,仲有通过云起结识的各位广州的朋友。请吃饭事小,虽然请吃了那么多顿饭,都那么好吃的饭,但我还是觉得请吃饭事小,劳神费时的事大啊。THANKS! 刹那成不成永恒,因为有你们,作为一个大连球迷,我决定以后不骂恒大了。

 

 

 

   当天下午,先去了领物,也是比赛的起点,天河体育中心。我对香港的了解,都是来自看过的香港电影,我对广州的有限的了解,却是因为足球。去领物的路上,经过一个叫二沙岛的地方,就想起以前广州太阳神队的训练基地,就是二沙岛。在我感觉里,以为这个二沙岛是个偏僻闭塞的小岛,没想到却是风景旖旎植被丰富在市中心的地段,完全没有离岛的感觉,要不是看到了广东体育学院的大门,我还以为自己的记忆出现了偏差。路上还看到南周和南都的大厦,又不禁缅怀了一下每个周四买南周的那些青春岁月。关于天河体育中心,我第一次听说这个地方,与现在炙手可热的恒大足球无关,那得回溯到三十年前的六运会,六运会的主会场不就是天河体育场么,辽宁队最后在天河体育场遭遇主场哨,输给了广东队。三十年前哇,我还记得,嗯,可见我的年龄确实很可观了。还有一九九一年的第一届女足世界杯,也在这。写到这里,我才想起来,我怎么没去天体门口的恒大球迷纪念品店看看啊,那里应该有啊,我竟然没去……

 

   因为是第一天领物,不逢周末。整个领物过程都丝毫不用排队。不能代领,进场需要用身份证刷脸。搞的挺严谨其实并没有什么卵用,那个刷脸的系统也就是聊胜于无吓唬老实人吧。参赛包里有一桶康师傅方便面和几个能量棒,还有一个按摩啫喱,也算良心。参赛服还是丑到家的特步,虽然我从来不穿官方衣服,但是看到特步一直以来的丑,还是心生嫌弃。领到装备之后逛了一下环绕在体育馆的展会,虽然没有和北马上马的展会那么壮观,但是还好,送的小礼物还不错,润喉糖盐丸能量棒棉花糖咖啡鞋套等小玩意,还算有点意义,至少都是用得上的东西。看到中国马拉松大满贯的展台,好多人在排队拍照。我看了一下,没去凑这个热闹。大满贯对我没什么意思,最紧要是好玩,我一点也不觉得北马上马好玩。

 

此处应该有一个领物现场的收获们的合影,然而忘记拍了。请各位自行脑补。


   到了广州的第二天,依然鼻塞头疼,感冒症状明显,身在广州,我却感觉自己距离广州马拉松越来越远,不过也来不及沮丧,因为好吃的太多了,每顿饭吃的都恨不得自己生了三个胃。专程去了越秀山体育场。对我来说,这个地名是我从没去过的广州给我最深的印象。甲A初期的几年里,这里一直是我觉得没法拿分的客场,彭胡的广州太阳神,是我们大连队最大的对手。二十多年过去了,广东足球几经起落又站上巅峰,越秀山体育场的风头被恒大的天河体育场顶替了,但是在我的心里,这个地方才是南粤足球的代表。虽然老婆饼里没老婆人头马里没人头,但是越秀山体育场还真在一座山的山顶。我喜欢越秀山体育场这个名字,当然我最喜欢的体育场名字还是糖果盒足球场和情歌球场。

 

在越秀山体育场栏杆外深情凝视,40岁的赵大鹏眼睛里,看到了25岁的彭胡,看到了一传一射带走一分的依黑,看到了甲A元年,17岁的自己。


   提前一个月就买好了李剑青广州演唱会的门票。在李宗盛演唱会上认识了做嘉宾的李剑青,听他的伐檀,惊为天人。这场演唱会是我这趟广州之旅的第二大议题。没想到的是,演出当天的早上,收到短信,演出取消了。好在不是专程为此而来。想到刚到广州的时候,云起提了一句,广州在办财富论坛,所以城中也特别缤纷多彩,广马赛道也会格外精彩。没想到的是,因为这个论坛,导致我的演唱会没了。没法说,无奈啊无奈,深深的无奈是没力气生气的,取消就取消吧,反正广州这么好吃好玩。

 

没用上的演唱会门票


   广州第三天,感冒仍然不见好。与42旅赛评群里的各位马拉松界大神们一起早茶,如果不是跑步,我估计这辈子也不可能和这几位在一张桌子上吃饭。跑步这件事,也让我新认识了好多朋友。人生,就是这么玄妙的东西,谁知道明天是什么样?谁知道后天能认识谁?我十分想见赵忠祥。


42旅群里部分来参加广马的大神们,请忽视我这个跑渣。

 

  我要写到比赛了,一直到赛前一天的中午,我忽然觉得感冒有点好了。应该可以去跑了。在广州的前几天,我爸我叔我姑都纷纷来电来函,嘱咐我身体为重,不要跑了。我自己也有点害怕,江湖有传言感冒了之后还运动,会引起心肌炎。虽然做好了不跑的准备,但是心里还是有些着急。我的好朋友饺子哥敏锐的指出,你还是会跑的。运气不错的是,比赛前夜,我基本确定可以跑了,感冒症状已经微乎其微了。又去知乎搜了一下心肌炎,看到心肌炎和感冒运动没有直接关系的回复,心里也基本安稳了。


 

赛前的装备照片,这次穿了国产的361跑鞋。竟然还很好。


  跑过的二十多场正经赛事里,每一次的前夜,我都睡不好。这一次也不例外,闹钟定的四点,我三点半就自然醒了。酒店楼下有个24小时营业的粥城,饭点儿路过的时候看到都是很多人在排座,早上四点去吃,不用排队了,这是广州的好处,在别的城市估计比较难找到通宵营业的餐厅吧。

 

   赛前晚上,看到广马的官方微博号提示比赛要带身份证去,觉得这个规定真是搞笑,不过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态,我还是老老实实带着身份证去了起点。为了这场广马,特意托朋友搞来了大连队今年的冲超纪念衫,胸前印着2017 中超我们回来了,背后印着我就喜欢大连赢。这件衫的时效性比较强,明年就用不上了,正好这次在广州可以穿。明年,我们大连队就会来两次广州打客场。大连队的“一方蓝”,提前在天河体育场外飘荡一下。

 

感谢大波哥和大辉哥,帮我搞来的球队冲超纪念衫。



  和广州的朋友们在起点汇合,拍照等待起跑。借机抱怨一下存包车的停放,一至八号的存包车都头尾相连的停着,过了8号车,忽然断了流。走了好几百米才看到9号车,搞得我有点着急忙慌的存包。天气不错,温度不冷不热,短裤短袖即可。

 


广州的朋友们,活力十足。

 

   不知不觉天光大亮,我的广马开始了。与云起和湘哥约好了450左右完赛,前十公里一直压着速度,湘哥不停提醒,慢点慢点。感冒对我的影响,还是有一点的,就是格外的口渴嘴干的感觉。这是以前没有过的,心里也隐约有点担心,可能450完赛完不成了。广马的赛道温暖潮湿,感觉不错。遗憾的是路边加油的人群,都是用普通话喊得加油,听不到粤语的特色。夹裹在人群里,要不是因为路边的南方树种,这个比赛和其他城市马拉松也没什么太大区别。经过两个音乐站,也没看到乐队演出,就是音响播放的广场舞歌曲。赛道转上猎德桥,桥上高高的大拱门型,珠江水静静奔流,阳光穿过薄云,广州塔远处耸立,我,一个来自北方的王德彪,在这一刻彻底爱上了广州。

三人小分队,在比赛中,和在补给站里。

 

二十公里的大型喷淋,广州真是个水文充足的城市啊,喷淋搞的不是喷雾,直接是大炮洒水。经过的时候,都冻得一激灵,这个要差评一下。


  十六公里多点的地方,看到了云起组织的私补团队,一群漂亮的姑娘和帅小伙子,我跟着沾光,在异地他乡享受到了私补。年轻人啊,玩的太嗨了,这群人跳进来赛道,在路边跳起舞来。我没加入,我在边上看着,也觉得很开心了。有青春,真好。

 

补给团队和参赛选手的街边舞蹈,嗯,边上露出一只袖子的,是我是我还是我。

 

   20公里用时两小时10分钟,完全在计划之中。感觉还好。于是对440完赛,有了点期待。经过地标的广州塔下面,一排统一着装的啦啦队小姑娘在路边欢呼雀跃,队伍排了很长。跑过这里,心情有些轻松。口腔里感冒特有的那种滋味有点变强了。停下来,在路边的补给站拿了两瓶益力多,吃了一袋榨菜。继续跑。


 

   26公里处又一次遇见私补团队,有些羡慕他们的仪式感。其实我感觉广马的补给不错,私补的意义更多的是心理上的鼓励与慰藉。经过两位队友的母校,中山大学,云起给我介绍了几句,我好羡慕他们。三人团队一直跑到29公里,时间刚刚过三个小时,还配速稳定。偶尔交流一下说几句话,大家都状态良好。我还以为这回能P个B呢。没想到刚过29公里,我忽然感到一阵迷糊,竟然有点眩晕,这个体验真是在比赛里前所没有的。巨大的恐惧袭上心头,我靠,我不会猝死了吧,我没来得及想董存瑞邱少云刘文学赖宁,我停下脚步,想到了退赛。在树荫下缓了几秒钟,没来得及告诉我的队友们,感觉好了些。我打算走上100米,再接着跑,再去追上他们。有些事啊,毒贩子都说,干了这票,就洗手不干了,然后就一票又一票不停歇的的一直干到被枪毙。我这走上100米之后,,再多走500米吧,再多走五分钟吧,再走过前面那个大厦吧……然后,我就这样,走了整整12公里,再也没追上我的队友,一直走到了终点。

 

   经过人民桥的时候,身后追过来一个妹子,跟我说话,问我是大连来的吗。我心想,不是大连来的,谁会在穿个我就喜欢大连赢的衣服啊。聊了几句,这个妹子是在广州工作的大连人,在广州好多年了。估计看到大连两个字,才会主动和我攀谈吧。赛道转回江北,路边出现了好多的私补站,我一边走一边吃了一下桔子葡萄和葡萄干还有花生黄瓜什么的。赛道进入二沙岛,觉得空气格外清新怡人,我边走边看,收容车慢慢追上来一辆,虽然还没腿疼膝盖疼,但是也走的挺累的。收容车像一个魔鬼在勾引我,退赛?退啊?反正也不能PB了,反正已经跑足十场了,反正我都是感冒没彻底痊愈的,反正这个车坐了也不花钱,反正坐车的也是少数派,反正少数派才是牛逼一派……坐车的理由好多,不坐车的理由就一个,这个理由就是,反正我可以完赛,干嘛要坐车?

魔鬼收容车

 

  最后两公里,进入海心沙,在广州塔的对岸,看见好多男徒步选手走到这里都停下来和广州塔合影。唉,你们这些不懂艺术的直男啊,逆光啊,逆光拍的哪门子照啊。远远看见终点大门,人山人海红旗招展。大型比赛就这样,无论跑的多慢,身前身后都是好多人。循例,跑到这个阶段,我都是依依不舍的。

 

   广马,跑完了。可能短时间内不会再来广州,可能长时间内也不会再跑广马。不论怎么样,广州都很好,广马也不错。

 

终点广场上,看到久仰的秦老师端着一碗方便面慈祥的微笑,环视四周。赶紧去噌合影啊。


   谢谢各位在广马之旅提供各种帮助各种接待关照的朋友。山高水长,今番良晤,豪兴不浅,他日江湖重逢,再当杯酒言欢。

 

{{status}}

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帮助FAQ

400-852-9596

© 2019 www.42trip.com 粤ICP备13015116号

Copyright © 2013-2020 广州悦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