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火药桶”上的马拉松,没有硝烟,只有鲜花与咖啡 | 赛评

前言塞尔维亚作家杜桑·拉多维克写道:“这个早晨,不论谁能给幸运的在贝尔格莱德醒来,都会意识到他已有足够多的收获。坚持更多的要求似乎不合时宜。”这或许正是我造访贝尔格莱德的原因。直觉告诉我,一场42.195公里的马拉松过后,我会爱上这座城。虽说地处东欧的贝尔格莱德马拉松是一个冷门赛事,但其实它已经悄无

发布于 2017-05-17